新澳门葡萄京-在线平台 > 韩国舞蹈 > 曾靠副产业供养的Mercury舞蹈团20年了,土星说,“唯有跳舞能让自个儿找回欢腾”
曾靠副产业供养的Mercury舞蹈团20年了,土星说,“唯有跳舞能让自个儿找回欢腾”
2019-12-31 113

问题:现代舞、哑剧、话剧在表演上皆使用反射的简单模式,这是为什么?如何看待?

图片 1

回答:

52岁的金星说自己从不节食,一群人吃肥牛盖浇饭,她也吃一样的。旁人边说边吃,她的时间都用来说话。午餐结束,金星面前的盖浇饭几乎没有少。12月20日,金星舞蹈团为庆祝成立20周年,在上海大剧院推出《舞@上海》专场,开票不到24小时即告售罄,19日加演一场,同样全场爆满。

反射这一词,顾名思义就是我们人体神经在外界的刺激下,在身体机能不经大脑思考的情况中做出最原始的反应,从广义上来说就是针对某一个人想起的某一件事,勾起我们起初的印象,这就是反射。在话剧舞台上的反射,这里牵扯到一个专业者与非专业者以自己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而我恰恰属于后者,一个非专业人的角度。

21日阴雨绵绵的寒冬午后,金星做客上海大剧院,与舞蹈家文慧展开《现代舞在中国》对谈。一落座,快人快语的金星对活动名《对话大师》提出异议,“用‘对话舞者’是最准确的,哪怕‘对话两个会跳舞的人’也可以。对话大师?用‘艺术家’我都觉得高抬。艺术家和大师,是以后你离开了,别人对你的尊重。活的时候喊大师,这不是折寿嘛。”全场大笑。对谈持续近三个小时,在场者都兴致盎然。

现代舞,哑剧,话剧在表演上皆使用简单的反射模式? 我们先了解一下现代舞。

金星有她的谦虚,骄傲时也从不掩饰。11岁考进歌舞团,17岁拿下全国青少年舞蹈最高奖项“桃李杯”,20岁公派赴美国纽约学习现代舞,她自言,“我在全中国跳得最好,如果择优录取,肯定是我。”到了美国,金星第一感觉“挺懵的”,“中国古典舞训练出的舞蹈机器,站在现代舞面前,完全不会动。我一转能转七八圈,腿能抬那么高,美国学生连腿都抬不起来,但是六个月里,我怎么跳都不对。”她想过拿奖学金开餐馆,“这个钱我不花,不看演出,也不上课,攒钱开个餐馆,留在美国办绿卡,这个想法挺舒服的。但人一无所事事,还是想先去练功。”

现代舞起源于20世纪初的西方社会,是一种强调舞蹈艺术和反映现代社会生活的舞种(现代舞并不是指一种专门的舞蹈,有拉丁舞,摩登舞)现代舞兴起于新社会,不同于古典舞,芭蕾舞的那套动作式程序化没有灵魂的在表演,而且内容总是停留在神话故事传说,王子与公主的爱情故事,远远偏离于现代生活。 跳舞是快乐的,人在情绪高涨,内心极度愉悦的时候,就会出现手舞足蹈的反应,这就是把自己的快乐呈现给大家看,舞蹈就是由此而生,大自然中的动物也会通过舞蹈的形式去取悦配偶,求爱,舞者会仔细细心去观察他们的动作,来研发新的舞步。跳舞是快乐的,把人身上或者是动物身上的情绪以最直接的方式反射在大家面前。

“把在中国的背景和成绩全部抛掉,变成一张白纸去上课。”金星发现,不把自己当舞者,反而摸到了门道,“我习惯于必须要掰腿,必须撕一下,不撕不是舞蹈演员。老师说,金星,你的技术够用了,你需要的是风韵。我从小到大就是好学生,那就学吧,从看着镜头模仿开始。”

哑剧。哑剧同样是起源于西方,在古罗马时期就有人通过脸部表情和形式动作去表达剧情,来取悦观众。一般在舞台上都是些丑角来表演搞笑的,更高层次的能表现出内心的表现力和诗的意涵,荧幕著名哑剧表演艺术家,卓别林,他在喜剧历史上的地位和影响力是世界公认的喜剧大师,靠搞笑的肢体动作和诙谐的剧情来博得大众喜欢,没有多余的的语言,却能逗得大家满腹大笑。对于哑喜剧,每个时代都有它专门的理解方式,就是在那个背景之下产生的认知感,也仅限于那个时代,因为喜剧会过时!最平易近人却能简单反射出粗浅道理并深入人心。

美国这段经历让金星学到,编舞的最高境界是越简单越难,复杂的反而容易,“我不带任何情感、没有痛苦、没有表现,一片空白地跳舞。空白留给观众,这是现代舞的教育方式。”

话剧。 话剧是欧洲文艺时期的结晶,著名编剧大师,莎士比亚。莎翁所创作的剧本无疑是大师级的,其中在话剧史上《哈姆雷特》一直被奉为经典。国内也有许多活跃于话剧舞台上的老艺术家们,经典的剧目有《白毛女》《雷雨》老舍的《茶馆》《北京人》,开心麻花的《夏洛特烦恼》,这些都备受大家欢迎。话剧的魅力,如表演、语言、舞蹈、音乐等,多种艺术门类的相遇并没有使话剧看起来杂乱无章,毫无重点。相反,它们在剧中的相辅相成使得各自的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

1997年,金星与导演田沁鑫,演员段奕宏、涂松岩、周文宏合作话剧《断腕》,给了她的舞蹈另一种启发。“我是个话剧迷,但从来没想到东北大碴子味儿还能演话剧。段亦宏演我儿子,他当时叫段龙。我说,你这个名字火不了,龙都断了,赶紧改个名字吧。你看,他改了名以后火了吧。”大家笑声过后,金星又开始正经,“《断腕》后,我的舞蹈开始注入戏剧元素。以前,舞蹈怎么好看怎么美,释放激情就可以了,突然发现细致的语言也很好,因为有了话剧经历,我才敢排《海上探戈》。”

回答:

获得1991年美国舞蹈节年度大奖作品《半梦》、1998年“文华奖”作品《红与黑》……20年前从上海大剧院出发,金星舞蹈团开始民营现代舞团探索。20年来,舞团足迹遍布亚、欧、北美等众多国家。舞团保留剧目内容多样,包括根据话剧《雷雨》改编的《海上探戈》,根据歌剧《布兰诗歌》改编的《卡尔米娜·布拉娜》,反映东西方文化交融的《从东到西》《最远的和最近的》,充满中国特色的《中国制造-游园惊梦》《中国式交流》。

不知道到底想问什么,关于反射是这么解释的,动物机体的每一种活动,都是对外界剌激的必然反应,而这些反应,是通过神经系统实现的。这种反应就叫反射,那么在戏剧舞蹈等舞台剧的活动当中,演员要充分相信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和尽可能的去完整的想象规定情境,在这种情况下的下意识动作就是演员最真实的动作反射

位于杨浦国际时尚中心的排练厅里,16位舞者舒展四肢,在地上缓缓翻滚,一个又一个来回,不断重复着同样的动作。金星要求舞者们坚持每天早上进行一节芭蕾舞课、一节现代舞课训练。“现代舞首先要解决的是人和地面的关系。我要求他们必须做这样的训练。”金星耐心地给舞者调整动作。

回答:

金星舞蹈团不是一个工厂。“这是一个公共空间,只是金星挂了个名。”金星对演员们说。

这是因为演员在舞台上通过简单的舞姿,对白和形体表演戏剧化地把你的想象力展示开来并形成条件反射使得你观后会从中得到喜悦和快乐。这种模式最容易被广大观众所接受和解读,因此它也就最接地气。

舞团里有各种各样的人,比如前餐厅从业者,“他是黄豆豆的同班同学,因为没有合适的机缘跳舞,跑去新天地当餐厅经理,后来被我挖来了。”金星喜欢有故事的人。在她看来,只有经历丰富的人生,才会诞生真正的舞者,“舞者首先是有故事的人,每一个舞者都应该有自己的质感。如果他们把舞跳得和金星一模一样,就是失败的,每个人都要成为他自己。”

回答:

金星不留情面地剖析别人也剖析自己,“年轻一代太急功近利了,哭着喊着想出名。跳舞不出名,我也不是靠跳舞出名,是靠毒舌出的名。舞蹈是一个很苦的行业,一辈子身体不停息。”相当长一段时间,金星靠做电视节目供养舞团,她曾想过转行,“后来发现不行,只有跳舞能让我找回快乐。”

我觉得各有特长都是我国的金典!

《舞@上海》演出前,金星对演员说,“舞蹈团坚持了20年,是为了观众吗?别想得那么伟大。因为我在观众席看你们跳舞的时候有一种幸福感,我是为了让我自己更加幸福,才坚持到现在。”

回答:

对谈尾声,有观众问金星如何能像她一样自信、勇敢。金星回答:“我追求内心的自由,用老百姓的话来讲,我想让我自己活得不累。说起来简单,但是付出的很多。年轻时,我忍耐、退让,忍了很多年,好在我有舞蹈可以释放我的情感、孤独和无奈。为什么很多人要寻找一个东西,为什么喜欢舞蹈、文学、音乐?大家都要找到释放口。我们都是俗人一个,都要忍。我感谢舞台、感谢舞蹈,让我可以表达我自己。”

这个问题太过专业!

回答:

反正我没有这个水平。

回答:

我没看过,不知道

回答:

谢谢您,我没有这个水平啊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