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门葡萄京-在线平台 > 新澳门葡萄京 > 邵大箴:写生不是营救国画的万能药
邵大箴:写生不是营救国画的万能药
2019-12-31 108

邵大箴先生学养深厚,为人谦和,几十年来潜心学问,教书育人,成为中国当代著名的美术家与美术理论家。为文之余,邵先生痴情丹青,已在中国画水墨创作领域探索了十余年,其水墨作品真实、朴素、自然,凝聚着他的人文学养和人格品性,被评论家称为真正的当代文人画。近日记者就中国画写生问题走访了邵大箴。

[摘要]2016年10月27日至11月6日,“丝绸之路从写实到写意”——杨晓阳美术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并将于10月29日举行画展开幕式。图片 1《黄河的歌》 270cm×200cm 1983年图片 2《茶有道》 68cm×68cm 2007年2016年10月27日至11月6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国家画院、中国美术馆主办,中国国家画院创研部、中国国家画院艺术交流中心、中国国家画院艺术信息中心、北京风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承办,大唐西市文化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协办,“丝绸之路从写实到写意”——杨晓阳美术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并将于10月29日举行画展开幕式。 杨晓阳的绘画技法从对中国传统的继承,到中西结合,从写实到写意,做了大量探索。本次展览分“速写写生、主题创作、重彩绘画、水墨写意”四大部分,将展出其30年来关于丝绸之路题材的作品350件,包括速写/写生260件、主题创作20件、重彩画30件、水墨画40件,展现了杨晓阳严肃、认真的探索精神,坚实全面的绘画功夫,以及写意水墨的逐步提升,是对丝绸之路文化精神的多角度阐释。他的艺术创作的多次转变,透过展览作品将得以最佳地映现。其2016年创作的31米水墨长卷《社火》也将亮相展览现场。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表示,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展览表现出的前瞻性将给我们以启示,它体现着杨晓阳作为一位从西安走出来的艺术家的学术追求和社会担当。 丝绸之路是2000年以来贯穿中国与西方经济、文化、政治、军事交流的“神秘之路”,对中西方交流起到重要作用。杨晓阳曾在1985年从西安出发,沿丝绸之路到达新疆,历时4个月,做了大量的考察、写生和记录,感受丝路沿途的历史、文化和民族风情。其后多年间,他多次对丝绸之路中国境内和沿途达到罗马其间的多国进行实地考察、学习、写生和体验,创作了大量的表现丝绸之路风情、历史和人文内容的作品,内容丰富。恰逢“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实施,“丝绸之路从写实到写意”——杨晓阳美术作品展将给我们前瞻性的启示。图片 3《丝绸之路》(局部) 1994年正如杨晓阳所说“我的画是从写实走向写意的实践,从写生到现实主义的主题画,再到打破时空的历史画,最后到现在的水墨大写意,有一个完整的过程。早期的作品《黄河的歌》《黄河船夫》是写实的,后来探索一些历史画比如《丝绸之路》,在创作上,时间、空间被彻底打破了。2000年的时候,我出了一本《告别过去》的画册,基本上跟过去的现实主义、写实主义手法拉开了距离。”这是杨晓阳对自身创作历程嬗变的简述,而这过程经历了30年,通过不断地学习、思考、探索和实践,形成了独具一格的“大写意”风格,在画风上雄健、古朴,接近古代传统,同时刷新了现代写意的面貌。 多年来在艺术求索的道路上,杨晓阳对于艺术创作的理论思考自成体系。从“大美术”“大美院”“大写意”到“大美为真的写意精神”,从“器道并重、一人一品”到“形、神、道、教、无”的“五字箴言”和“题材模糊化、意义多元化、章法多维化、用笔书写化、造型意象化”的“五化”创作方式,其对于当代美术创作的理论构建具有着切实的现实意义。 对杨晓阳自身而言,持续于丝绸之路题材深耕拓展的过程中,他的绘画技法也从对中国传统的继承转为中西结合,从写实转向了写意。对于展览的学术中心“从写实到写意”,美术理论家邵大箴认为,这是一个很有兴味,也很值得思考和研究的问题。它体现了杨晓阳一直以来的学术追求。图片 4《水墨人物》一 68cm×68cm 2015年写意主要是一种精神(节选)邵大箴杨晓阳君将要在北京举办他的画展了,展览的名称简单明了:“从写实到写意”。提倡写意,而且是大写意,是杨晓阳跻身画坛之后的一贯主张。从展品的内容看,他是从写实的路子走过来的,展览名称用“从”与“到”两字似乎也反映了他的艺术历程。学生时期,杨晓阳受到的国画教育,基本上是从素描入手、培养写实造型能力起步的,之后不断接受传统绘画笔墨写意的训练。他学生时期的作品包括写生与创作,特别是毕业作品的风格面貌,应该是属于写实范畴的,但有写意的因素,或者说受到传统写意艺术的影响。他后来的创作,逐渐摆脱写实造型转而迷恋写意,可严格地说,也没有完全摒弃写实造型。综观他前后期作品,差异是明显的,不过仍有内在的脉络关系。这是一个很有兴味,也是很值得我们思考和研究的问题。 图片 5人物写生写实和写意,在当代中国美术史论的表述中往往是两个对立的概念,两种不同的表现方法。一般解释是前者用较为细致的笔法描写客观物象的真实,后者不求工细形似,只求以精妙之笔勾勒景物的神态,抒发作者的感情和表现某种意趣。不过,这种解释偏重于绘画的手法,而写意有手法的层面,更有深刻的精神内容。这是大的学术课题,这里不宜赘述。我国传统绘画从宋代起,大力提倡写意,至元明清时期,写意风气盛行,也是文人画的高峰期。但是写意情怀、写意精神却历史更为悠久,在春秋战国时期的艺术中就有清晰的表现。写意文人画,实际上是绘画语言的高度自觉,从艺术史衍变这个角度看,中国文人画的出现犹如欧洲印象派摒弃古典油画法则的束缚,走向用绘画语言而不是靠题材来传达思想感情。只是文人画的出现早于印象派几百年,理论根源可以追溯到先秦诸子学说特别是道家的艺术观念,而印象派绘画理论就没有这样深远的哲学美学根基了,所以也不可能像文人画那样有恒久的影响力。 图片 6《大河之源之六》 80cm×130cm 1986年西风东渐、西画写实造型与写生法传播到我国,中国画一度受到压抑,文人画传统被贬,这是一段值得我们吸取教训的历史。但西画的写生法和对形的关注,对国画的复兴也产生了一些积极影响,“中西融合体”的国画磕磕碰碰地一路走来,也终于成了气候,无论人物、山水、花鸟,都有可圈可点的探索成果,尤其人物画成绩卓著。几代人坚持不懈地探索写实造型和笔墨写意的有机交融,不能不说这是近代世界美术交流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一笔。我们引以为自豪的是,我国许多优秀艺术家在融合中西的过程中,始终不忘民族传统文化精神和艺术技巧的继承和发扬。当今中国画领域,思想活跃、流派纷呈,但不同审美趋向的派别都坚持以传统写意为方向,只是在艺术观念和实践上各有自己的追求,也就是在写形写意上有不同的见解。我以为,这是艺术界思想自由和创作自由的生动表现。从这一现象中我们悟到这样一个道理,即中国传统艺术的写意观念和方法,是中华文化体系中重要组成部分,是支撑中国艺术生生不息的精神资源,既有深刻的理论见解,在实践上又有相当包容性,对艺术家有广泛的感召力、吸引力,也给予他们有相当自由发挥的空间。人们从古代经典作品中体会其精妙和奥秘,体会其博大精深和它的宽广容量。人们也从近现代优秀艺术家的作品中,看到写意观念和方法的多种多样的现代表现。由此我体会到,杨晓阳在各种场合提倡写意的苦心,从他作品中看到用各种不同手段和方法追求写意精神所做的有益探索。我欣赏杨晓阳的写生人物肖像,以笔线为主的生动造型反映了他敏锐的观察力,寄寓着他强烈的写意追求,透露出他面对表现内象时内心的激情;我也欣赏他的一些大幅创作,主题性的、装饰性的,表现出他在深入搜集素材和体验生活基础上丰富的想象力和自由创造的精神。他吸吮传统艺术和民间艺术营养,也有广阔的国际艺术视野,努力赋予自己的绘画创作以具有个性的写意特色。 一百多年来中国画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不可抹煞,几代人的探索成果值得我们骄傲。但环视当下中国画创作,虽然手法众多,但作品却普遍在艺术深度上难以令人满意。我以为,问题的症结在于不少人忘记了中国画赖以生存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基本法则。人们常常用写生来涵盖外师造化这一概念,不少画家只热心画客观物象,不注意对自然的 图片 7《苦水社火 》200cm×253cm 2016年体验,也就是说,只用眼和手作画,不注意用心体会;只重技法,不关注语言的文化内涵。写意的意思是写客观物象之本质美,写艺术家心中之情之意。这两者密切相关,不可分割。写意,实际上就是写心。在这种情况下,杨晓阳的从写实到写意的展览以及他不遗余力提倡的写意理论,对当今中国画克服阻碍前进的弊端,明确方向,应该是有益的。 前面说过,写意并非不要写形,只是对人们视觉感受的形加以概括、提炼,用意象的形式加以表现,它带有抽象性和寓意性,但不同于抽象。自成体统的中国画写意说,主要是一种精神,一种文化意识,它覆盖不同手法的艺术创作:细笔的,粗笔的,工写的,意写的……用工整写实手法完成的作品,只要有气度、有神韵,也应该说具有了可贵的写意性。那么,从这个角度看晚期文人画的观点,独尊水墨写意,排斥其他,就觉得狭隘和偏颇了。 拉拉杂杂写这些,谨表示对杨晓阳君展览的祝贺,至于关于写意理论的要旨,读读他本人的许多论述和欣赏他展示的作品,一定会得到有益的启示。

要认识中国画的写生概念、方法与西画的区别

记 者:听说您对当前中国画创作中的写生问题有一些看法,能否就此发表一些意见?

邵大箴:中国传统绘画历来讲究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师造化,简单地说就是向自然学习,从客观自然中吸收养分,搜集素材,获得灵感,以进行艺术创造。不向自然学习,艺术便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这个道理大家都清楚。师造化,向自然求教,有多种多样的方法和途径,如身临其境的实地观察,对客观物象做局部或全面研究以获得能刺激创作灵感的艺术感觉,用绘画工具实景写生,等等。因此,师造化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就是实景写生,或者说写生是师造化的一个重要手段,而不是全部。此外,所谓写生的概念也不要理解得太窄,就是实景记录,既可以寥寥几笔,大略地记录此时此地的印象,也可以细致、翔实地记录、描写。曾经有黄宾虹坐在火车上观察和写生山景的传说,火车已开了几里地,他还在写那个山头呢!他是在记录自己的感觉和印象,在储备创作资源。我和卢沉一起出差到外地几次,他随身带一小速写本,面对他感兴趣的人或景,勾画几笔。张仃先生在外面写生,一坐一整天或更多时间实地实景写生,当然取景有所取舍,服从画面整体需要,这是另外一种方法,是把写生和创作结合在一起了,是一种写生创作法,这也是李可染先生身体力行和大力提倡的。事实上,艺术进入现代社会,写生与创作的界限已不像过去时代那样明显,现代艺术家们把写生视为创作,吴冠中先生就是持这种主张的。他到一个地方写生,先在周围打量转悠一番,找能吸引他的情景,继而动笔描写。

写生的重要性在于克服艺术创作中的胡编乱造,在于引导艺术家以客观物象为基础进行艺术构思。但是,有两点需要注意:一是要有正确的写生方法,不要把写生当做一种标签,不真正到生活中去,胡乱画一通,贴上写生的招牌;二是要认识中国画的写生概念、方法与西画的区别。关于后一点,我认为是当前中国画界需要特别注意的。

中国画有较为稳定的程式化语言,更加重视继承,在继承中求新,走渐进的道路;西画则更重视随客观对象变化而变化,更加重视创新,偏向激进的变革方式

记 者:您认为中国画写生与油画的写生观念和方法有哪些不同?

邵大箴:中西绘画都要以客观自然为研究和描写对象,这是最根本的共同点。在写生方法上,中西绘画都要生动地反映客观对象的特点,这也是共同的。不同的是,中国画的语言是程式化的,与书法用笔有密切的联系,受儒道释思想的影响,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进入宋元之后,文人画成为正统,形成一种有禅意的诗意化的语言体系。所以传统国画的传授是从临摹古人的经典作品入手,学习、领会和逐步掌握前人的技巧,再结合师造化即观察和研究客观自然,包括用写生法,验证古法和学会个性化地运用古法,进入创作阶段。西画的学习方法是先从画静止的石膏像继而画有生命的人体起步,练习写实的造型功力,忠实地描写客观对象。两者的区别是:中国画从开始就强调以古人的章法为准则,要有笔墨功力,语言要讲究诗意和富有神韵。古典西画呢,首先强调写实造型,在这大前提下讲究神韵、诗意等。有一种说法,认为西方古典写实油画是自然主义地描摹客观对象,不讲究神韵和情趣,那是一种误解。不过,中西绘画语言体系侧重点不同,这是客观事实,不容回避。人们把传统中国画和古典西画体系,分别用写意和写实二字来概括,是很恰当的。但是要注意,写意体系的中国画不完全排斥形似,主张在似与不似之间,以形写神;而写实体系的西画也不是完全排斥写意,虽然西方文论中没有写意这个词汇,但在评品标准中也讲究写形不要一览无余、面面俱到,要含蓄、有诗意等近似的说法。总之,两种体系有共同的美学追求,只是侧重点不同而已。

编辑:成小卫

上一篇:弗朗克斯-皮诺特“恋上”何勇 下一篇:没有了